文:斷食營164期學員(小學校長) 素美


緣起


    我並不胖,也沒有全身是病,但自從瘦弱的同事二月底斷食回來,看著她容光煥發,迎著她神采弈弈,聽著她數說不盡的美好點滴,我的心已蠢蠢欲動。


    曾經,風塵僕僕遠赴他國渡假,總是住得好好、吃得飽飽、玩得樂樂回來;而今夏,暑假甫伊始,我則斷然決定前往芒果之鄉玉井蘇老師斷食自然療法之家,展開我七天六夜的神奇渡假之旅。


 


行前


    斷食就是餓肚子,家人極端反對的說,好端端的幹嘛找餓受,我則是氣定神閒的翻遍任何網頁,意圖找尋稍或慰藉的資訊,好讓家人以及自己安安心心、踏踏實實,不騙人的,就在出發前一刻我還在猶豫呢。


    惟,渡一個迥然不同的假,體驗一個全然沒有過的生活,是我在豐衣足食、案牘勞形中的渴望,我傾聽了自己的聲音,終於成行。


 


神仙家庭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綠意山巒擁抱、潺潺流水環繞下的神仙家庭,顯得格外親切純樸、平易近人,蘇媽媽的爽朗招呼聲,老遠就聽得見,一個順著斜坡而上的民舍,彷彿似曾相識,而主人家更像是相見如故的親人一般。


    家,頃刻間滿了起來,有一家四口的,有三口一家的,也有三 三兩 兩好友,更有故舊回娘家來,以及扶著老父老母前來的女兒,一家子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好不熱鬧,三代同堂的和樂氣氛頓時洋溢,山間的鮮活靈氣此時此刻亦無止境的瀰漫、擴散……


 


檸檬鹽水


    有人舉杯邀清風,對飲而盡;有人面露愁容,望杯興嘆。


    早晨的重頭戲就是喝溫溫的檸檬鹽水,規定每人每天必在1500cc以上。於是乎,通道上一排長龍,椅子上遂散發出一陣陣的酸甜與苦楚,酸酸鹹鹹的滋味,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但為了此行的最大目的--清腸通便,只好一口一口的嚥下,接著,廁所開始熱鬧起來,進進又出出,人滿為患、欲罷不能,「砰砰咚咚」的擊肚聲此起彼落,此時的我們,談「便」色悅,「便便」話題於焉不羞亦不澀了,排得越多越感痛快,談得越勁越覺舒坦,直到腸道空空如也。


瑜珈課


    蘇老師說脊椎歪了會阻礙氣血,排毒不順,也會有長短腳,影響外觀與健康殊鉅,所以要用瑜珈調整。每天早晚都有瑜珈課程,也特別重視骨盤、髖關節以及肩頸的調整,我因曾學過,所以無論是封箱式、扭轉式、光明式、牛頭式或者是難度高的駱駝式,我都能駕輕就熟,甘之如飴;而週邊的初學者各各也都非常認真學習,好神奇耶!大家竟然身高一天比一天高,身型一天比一天正,我也長高1公分,腰圍少了5公分、臀圍少了4公分。


 


飢餓


    除了一早1500cc的檸檬鹽水之外,我們每天還得要喝足3000cc的白開水,除此,三天裡再也不吃任何東西,所以肚子裡裝的除了水之外還是水,看起來在人間幾乎難以做到的事,但在這裡竟然全都做到了;除了一開始的無力感以及胃脹氣之外(蘇媽說是正常現象),其餘都好;體力好的人,仍可做運動,甚至肺活量十足的喊到山谷回應;更可以爬陡峭的階梯,參加夜遊和漫步蜿蜒山路一二小時,怎麼會越餓越有勁兒呢?是大家相互打氣,把密集的課程當做精神糧食,還有蘇老師蘇媽媽不斷的鼓舞撐持,才形成這沛然莫之能禦的意志力,讓我們真真活過來,「餓嗎?」似乎沒有,原來飢餓並不是那麼可怕,它只不過是一種感覺,是可以超脫的,無怪乎,我們被稱為超凡入聖的神仙們。


 


復食


    復食是個奇妙的感覺。


    當飢餓到無知無覺時,早已天人合一。而味蕾即將被喚醒,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彷彿餵哺初生嬰兒般的珍愛翼翼;首先,先來一點點的薑湯,備及呵護的讓胃暖暖,再來一些些濃湯和果汁,一點一滴緩慢下肚,腸胃也就慢慢甦醒過來,與你的軀體再度接觸融合,休息了幾天,你可以感受到它們正很有元氣的蠕動著;沉寂多天的肚子,你更可以知覺到它再度充氣飽滿,活力分秒倍增,而接下來的每一口食物都是滋味甜美,每一分秒都是感恩感動。


結語


    七天中,沒有鐘聲催促,課仍緊鑼密鼓的上,或坐或臥或躺任由你,好個自由自在;沒有分數,沒有競爭,更沒有老師的喋喋不休、咄咄逼人;你若是要人情,這裡有的是噓寒問暖的蘇老師蘇太太,以及餓在一起的夥伴們;你若是要鬆散,這裡沒人管你、罵你、逼迫你,腦子儘可以一片空白;你若是要瘦身健康,這裡有的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的知識饗宴;你若是像我一樣,只想過不一樣的生活,嚐嚐人間餓滋味,試試輕食微飲味兒,保管你盡興而歸,收穫滿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的頭像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蘇老師自然療法之家﹣瑜伽斷食營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