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xels-skitterphoto-4258

這一陣子鮮少看到神仙僕人露臉,我去了那裡?


眼看著就快領老人證了,就在這之前竟讓我發生了老人最害怕發生的事--跌斷骨頭。從小體弱多病的我,自從學會斷食之後,已有40多年不曾生病了。這一次老天讓我再度體驗當病人的痛苦,是要我去學會某些事情然後從病苦中學習並站起來,以分享他人。


3/19下午我爬到了樹上去鋸樹(擔心樹枝在颱風來時會刮斷旁邊的電線),費了一番功夫鋸掉了一大截樹幹,卻掉落在電線上,電線太高了,只好去搬來一個約3公尺高的梯子,爬上去繼續鋸樹枝,沒想到卻被將斷未斷的樹幹掉下來當場給我來個”當頭棒喝”,這一棒將我撞的從梯子上摔下來,我狠狠的撞到了土地公肥胖的身軀,左後腦撞到了衪老人家的鬍鬚,沒想到鬍鬚裏竟是一堆石子,我的後腦當場噴血,左後背與左骨盤也硬生生的撞到了祂的大屁股,痛的我當場想一走了之,沒想到蘇媽媽竟抱著我大喊”我的老公,我的老公”,就這二聲讓我捨不得讓她柔腸寸斷,只好轉身回頭是岸。


後來他們趕快打電話請來一輛上面畫著十字架的路霸,橫衝直撞的全速將我送到麻豆新樓醫院。醫院裏一位白袍帥哥看到神仙僕人駕到,立刻高規格接待神仙僕人。於是我的後腦先被縫了數針,然後送我去一個聽說是最先進昂貴的機器檢查,聽說是叫”M啊唉”的,我從病床上被甩上了這機器的床上,當場就聽到我”啊”一聲,接著痛得我”唉唉叫”,果然是機如其名,這機器將我掃描了一遍後,他們又將我甩回了病床,”啊””唉”再度現聲。之後他們再送我去做一種聽說可以穿透身體與骨頭的“叉”光檢查,然後再送我回急診室。


檢查報告很快的傳到了白袍帥哥眼前,他立即判斷出我的肋骨斷了3根,還有”氣胸”的問題,他馬上做出手術的要求,在我的左邊腋下畫了一刀,然後去跟老孫借了金箍棒插進我的左肺,說要趕走入侵的妖怪,接著他擔心半夜黑白無常會來將我架走,好心的將我送到防護措施最嚴密的”假呼病房”,在這裏我全身被幾位白衣天使扒個精光,然後換上此地特製的衣服,身上被貼了幾塊保護貼,並連上了一部機器,這機器整夜叫個不停,然後我的鼻子也被送進了氧氣,讓我能有足夠的氧氣維持呼吸。到此我才知道”假呼病房”的意思了,被送進來的病人都是病危或快沒呼吸的人,黑白無常隨時會來抓走這些人,”白衣天使”的守護、保護貼+亂叫的機器、供給氧氣讓病人"假"裝正常"呼"吸,才能干擾黑白無常的判斷。


在”假呼病房”被吵得一夜無眠,隔天白袍帥哥說生死簿上暫無我的名字,所以我可以安全的住到普通病房了。在普通病房一住就是4天,整天躺著睡覺尿尿簡單餵食,不太能翻身又不得不翻身,體會到了很深的”厭世感”。白衣天使也是很盡職的每2小時就進來一次,不是量血壓、血糖就是量體溫,不然就是送藥進來,她們不分日夜,照護病人真的很辛苦,病人也很辛苦的不斷被喚醒,免得沒了意識。


第5天白袍帥哥來上班了,他看報告說我的進步很快,就趕著我回家靜養,一周後再回門診拆線。出院時蘇媽媽租了一個月的輪椅與氧氣筒讓我回家時一路上可以使用,結果輪椅在出病房到上車再到家裏的床上有使用過,之後就沒再用過了,氧氣筒則是一次都沒用過。


回到家隔天,我就可以自己很辛苦的勉強下床尿尿,並緩慢的行走,不過還是要靠吃止痛藥與肌肉鬆弛劑來讓自己舒服一些。隔周蘇媽媽開車載我去醫院回診,白袍帥哥幫我拆了線,並稱讚我復原的很快,他看我貼著一條根的貼布說不開藥給我吃了,起初我有點擔心背部腰部痛起來怎麼辦,後來我慢慢找到可以讓肌肉鬆弛並且不會那麼痛的方法,就是慢慢的做風箱式,腰與背的肌肉就會放鬆,骨盤與脊椎會比較正位,就不會那麼痛了。


目前我走路快多了,雖然動作太大還是會痛,上下床也不會那麼痛苦了,呼吸也自然順暢與深沈很多,也比較敢咳嗽,咳嗽起來胸部也不會那麼痛了。在網路上看到有經驗的人說骨頭復原要2-3個月的時間,但是我覺得自己進步很快,這其間我斷食了一天,斷完後感覺又進了一大步,我想接著要密集的斷食,希望復原能更快一些。


之前一直不敢將受傷的消息讓神仙與好友們知道,怕驚動了大家;這其間只有少數聽到風聲的神仙們來電或留言慰問神仙老僕人。現在我慢慢的回到正常了,希望很快可以再侍候神仙們,感恩大家溫暖的關心。謝謝!

    全站熱搜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