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子斷食回來,逢人就被問「妳瘦到我都認不出來了!」、「去那裡了嗎?氣色變好耶!」、「斷食都不能吃東西嗎?會不會餓死?」,我就像是保育類動物般被同事們驚訝地團圍住,盡可能地回答任何古怪的問題。


最後,大家總是好奇地問:「斷食營是個怎樣的地方?


 


回憶數年前的4月,不知道發了什麼癲,一向天塌下來都熟睡的我,竟在暗夜中睜亮雙眸,輾轉難眠,著實嚇壞自己。努力喝了二周中藥之後,雖稍微改善睡眠,但因副作用,整個人就像泡在海水三天般浮腫。我甚至私下向同事商借安眠藥服用,但就是不敢面對自己健康與心靈出了問題。


 


某個夜裡,和巴基斯坦網友MSN對話結束後,無意間瀏覽到斷食營網頁,學員分享『一洩千里之宿便傳奇』,立刻深深地吸引了我。隔天早晨,我決定送自己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立刻就在捷運站裡豪不猶豫地撥了電話報名,不知那來的堅定與勇氣,一個人獨自前往芒果的故鄉-玉井,親身體驗斷食!幸運地,那是一條邁向健康生活的開始







2008年夏末,脫掉高跟鞋與銀行制服,遠離窒熱的台北盆地,再次重返玉井參加第一屆自然療法營。提前一天抵達姐姐剛喬遷的豪宅,享受一天皇后生活後,便與老同事Grace相約提早報到,準備參加期盼已久的10日排毒課程!


為了「迎接」難得的10日斷食課程,我像個認真預習功課的學生,從六月便開始減食計畫及規律運動,體重成功下降三公斤,使得「神豬附體」的模樣略有人形出現,期望斷食少點痛苦多點清醒。蘇老師行前特別叮嚀舊學員第一天自行開始斷食,所以才到斷食營報到第二天,我的生理系統馬上轉為「排毒模式」,囤積在體內的毒素冷不防地從皮膚、汗水、宿便、筋骨奪門而出,看來2個月的運動似乎不太派得上用場,所以頭暈、胸悶、心悸、脹氣、打嗝、酸痛及失眠,開始輪翻上陣,毫不客氣地向我示威與抗議。前兩天,我就像足了勒戒所的煙毒犯,哈欠連連,眼淚鼻涕齊流,真是不解為何如此疲累?恐怕是細胞深層記憶的疲憊感,一層層地剝離,緩慢地逐日釋放。


由於學員們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大伙兒按照自己身體狀況安排了無水斷與有水斷,不同於兩、三日斷食,七日的排毒症狀果然出人意料。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排毒過程絕對不是一種幻覺或自我認知,雖然身體虛弱但意識清醒,在第八天開始復食前,抽血檢查七天斷食的血液,與斷食第一天相比較,發現人體在斷食後,所有原本正常的指數反而顯現「不正常」,可見得內臟累積的深層毒素都因斷食而逐漸排入血液之中,導致第二次的健檢單上一大堆觸目驚心的紅色異常指數,令人始料未及!


當然,每天一早起床,我們忙著嘗試老師在印度兩個月所學習的自然療法,以舒緩斷食期間的所有不適感,一大清早,好伙伴們都是一蹶不振,無精打采的模樣,但只要完成「笑瑜珈」和「簡易氣功」兩項功課後,立刻打通氣血脈絡,最後再到戶外來個泰山獅子吼,除了一吐積壓胸口的廢氣外,還可聆聽山谷間3D立體環繞迴響,暢快人心!當然,令人又愛又恨的「通樂時刻」可是一日重頭戲!大家用用盡各種方法「宣洩」後,讓消化器官與腸道黏膜徹底洗淨,然後開始緊湊充實的自療課程。


晨間的冷水臀浴,運用熱脹冷縮的原理,強化子宮與腎臟功能,對我幫助甚大;早中晚的瑜珈課,陸老師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嚀:「無論你的身體做什麼動作,都要很清楚地覺知它。」,但在頭昏腦沉的前三天,那些體位法對我而言,每一都是那麼的困難與痛苦,但隨著每日身體的淨化,在重覆同樣的瑜珈練習與靜坐冥想中,竟慢慢開始察覺體內能量的流動,彷彿電流般通過每個部位,有時遇上阻礙,停滯在心輪或喉輪,總覺得炙熱難忍,但結束後,卻又通體舒暢。


第四天夜裡分享時刻,陸老師貼心地送來熱水袋,適時地舒緩了健行後無法言喻的腰酸肩痛,更在蘇媽媽的鼓勵下,嘗試DIY灌腸,沒想到如此輕鬆自在,尤其灌腸之後睡得深沉香甜,清晨醒來時,竟忘了自己是誰?頓然瞭解,原來運用大自然中俯拾皆得的材料,日光、泥巴、冷熱水、蒸氣等,加上以簡單到你無法相信的方式,就可以毫無副作用的舒緩身體疼痛,找回細胞原本的自癒力。


打從心裡敬佩蘇爸爸和蘇媽媽,總是以神農嘗百草的精神,在20083月自身體驗長斷食過程,所以面對一群鬼哭神號的學員們,總能像小叮噹一樣,不疾不徐地變出一個個法寶,減輕學員的痛苦,撫慰大家的心。為了幫助我們快速排毒,蘇老師面不改色地帶著一群老弱殘兵們挑戰烏山頭水庫陡峭的山路,雖然過程中氣喘吁吁,腳步蹣珊,但一路靜語行畢後,所有的痛苦立即化為難以言喻的暢快感。煞那間我才體會到,原來身體可以承受的比自己想像中還多!


第九天,一對一的脊椎矯正讓我痛苦不堪!但也讓我自13歲撞傷的尾椎骨略微回正。斷食結束後,其實沒有空間與時間勤練瑜珈,但開始嘗試提醒自己的坐姿並夜晚綁腿入睡,隨時留意自己姿勢,坐直挺腰,抬頭挺胸,時至兩個月餘,胸悶與肩頸酸痛都明顯改善。


雖然十日課程失去了有形的食物,卻供應無價的精神食糧-靜坐,曾經以為靜坐是空無又消極的事情,只是出家人的日常功課。當我第一次參加斷食營學習靜坐入門後,卻發現看似簡單又奧妙的靜坐,對於心靈力量的轉變,深感不可思議!


原本抱持著長斷食可使靜坐突飛猛進的過多期待,卻沒料到,有所求反而無進展。當我想保持清醒時,即被妄念牽絆、雜緒紛亂,腦海中升起莫名的念頭;有時無慾無求,保持自然,心靈反而澄澈詳和,得以感受寧靜的喜悅。   


近日再有機會和蘇老師透過電話討論靜坐疑問,師為我解惑:「雜念慾望如影隨行,不要太執著去怯除它,就讓它自然地來去。不論是好或壞,都有其意義。」我覺得很有道理,但似懂非懂,煩惱是除不盡的,但我認為它應該是靜坐的阻礙吧?蘇老師說:「靜坐中出現的雜念也是促使靜坐進步的動力!它會出現一定是有原因的!表示你心中仍未放下那些事與物。」這番話讓我體悟,原來自己產生的分別心,才是靜坐最大的障礙!


斷食期間,頭腦並沒有像消化系統般完全停機休息,它仍是習慣性地和心靈交戰,喋喋不休地耳語:「這樣不對,那裡不好,那裡退步了」。後來,我漸漸瞭解,人生無捷徑,靜坐也是,每一次的練習就像攀越一座山峰,過程總是起起伏伏,時好時壞,所以不要太有企圖地去設定目標,追尋境界,只是單純持續地練習,停留在自己的中心點,這樣就夠了!


復食後返回台北,每天仍簡單紀錄著飲食與作息,持續簡單水果蔬菜復食,排毒過程依然在進行,連續四天的宿便均產生了嚴重的西藥味,有點嚇人!雖然依舊回到忙碌的生活軌道,但面對人事物的心靈,多了份篤定與平靜,身體的毒素與心靈的雜草好像透過斷食消除了不少,就算想為大事煩惱,似乎也很難辦到。思慮開始單純清明,想得少做得多,懂得將人生拉長去思考真正有價值的事情;也學會發自內心地愛上純淨的飲食與運動,將這些保持健康的「外掛控制程式」,慢慢溶入生活步調,不帶絲毫勉強與壓抑,真正地成為自己的一部份,這是讓我歡喜的轉變。


記得老師曾說:「每個人的斷食經驗都是獨一無二的」,經歷數次斷食後,我覺得自己每一次的斷食經驗也是獨一無二的,那些病痛都提醒著我過去一年的生活方式,那些是錯誤的,那些該調整。以往總要到了身心透支、精神疲倦、心情煩悶,甚至生病時,才懂得正視健康的重要,斷食體驗與靜坐練習讓我學會面對身體病痛,懂得自我療傷並重新歸零,心靈得以寧靜與祥和。


每年,我總是優先排定假期,簡單準備行囊,自己一個人旅行到玉井,回到一個比家還讓人放鬆的地方。我可以不再扮演任何角色,什麼也不是,什麼都不想,穿上最舒服的家居服,自在地閒逛、忘情地傻笑、盡情地閱讀、隨意臥地即眠,這些看似空白無意義的舉動,總能安靜我的靈魂,重新找回失序的心靈。


朋友問:「斷食營是個怎樣的地方?」,對我而言它不僅僅是一個甩掉病痛,重拾健康的地方,更是一個讓人獨處、發呆,與療癒心靈的充電所。 


 


 


 

全站熱搜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