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斷食營的最初動機是因年初以來,一直困擾我的慢性氣管炎,每天不斷的有痰從喉嚨出來,必須不斷的清痰,否則卡在喉嚨裡就會引起咳嗽。我曾在公立的一級教學醫院擔任 Social Worker(社工)多年,對西醫把人當機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療系統,做過深刻觀察、反省與思考。我知道這樣的問題,西醫是無法治療的,除了看過復健科,我幾乎二十年未曾去過西醫院;看中醫是因為喜歡做針灸與推拿(現在推拿已被中醫排除),拿藥回家也很少吃。在基本信念上,我相信身心靈是一體,身體決不是一部機器,而是一個各部份相互關連、協同運作的:有意識的整體。因此我喜歡嘗試從根本處看問題的自然療法,多年來也解決過許多身體上的問題,但這次的慢性支氣管炎卻把我難倒了,就是一直未見改善;因此當我在網路上偶然看到「蘇老師瑜珈斷食營」時,就立刻打電話來報名,也很幸運地很快就候補上了10/9-15的那一期營隊,抱著嘗試與探索的好奇心,來到玉井山上,開始一段未知的旅程。

        第一天與第二天一切都很美好,雖然斷食,但在蘇老師與蘇媽媽的安排、照顧與帶領下,山中歲月果然就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一般,上課、瑜珈、靜坐、散步、親近自然、認識新朋友….真是快樂似神仙;但好日子在第三天早上,喝下1500cc的檸檬鹽水後就結束了。檸檬鹽水並沒有發揮拉的效果,而是胃開始強烈反應,不斷的作嘔想吐;我遵照蘇老師與蘇媽媽的指導,用小白做灌腸,同時喝水並用手指挖吐。沒想到我的胃在開始發難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我經常進了廁所就出不來,在裡面一呆就是一、兩個小時,灌腸三、四次,吐十幾、二十次,搞到精疲力盡才出得來。

     嘔吐.jpg 

       從第三天開始,我就不斷重覆這個過程,期間曾經難受到想哭,卻是「欲哭無淚」,整天都在這樣像生病的虛弱與不舒服的狀態,就連晚上睡覺也不放過我,不是起來尿就是起來吐,我完全沒辦法參加課程與活動。第五天大家開始復食,我試著吃了一點東西,還是都吐出來。比較安慰的是,灌腸有發揮效果,後來有拉出很多黑黑的東西,應該是些陳年宿便;吐了兩天後,胃裡已經沒東西可吐,開始吐出許多的氣泡,但這些氣泡也  還是沒完沒了。

       到了第六天早上,我已難受到極限,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開始「呻吟、哀嚎」起來,這時蘇媽媽正好在旁邊,鼓勵我盡情喊出來,我就面對著群山大聲呼喊、吟唱;喊、唱了一陣子後,身體與胃裡果然感覺舒暢許多,終於感受到解脫的快樂;但這樣的快樂也還是暫時的,下午同樣的問題又席捲而來,我又陷入痛苦的「輪迴」。

        雖然這麼不好受,但我從未有放棄離開的念頭,我相信這是身體的排毒過程啟動了,也是身體自我療癒的最好機會。雖然我不知道這個過程何時會停止,但我絕不能將它中斷,只能順勢而為,更何況有蘇媽媽、蘇老師與學長、同學們的照顧、關心,更給了我支撐下去的力量。 

img074.jpg   img076.jpg 

       奇妙的是,第七天早上醒來,感覺一切似乎真的過去了,不適感不見了,整個人很輕鬆,身體的酸痛全消失了!體力也恢復許多,就到外面去走了一大圈,感覺一股重生的喜悅!最後的大餐,終於享受到做神仙的滋味,胃口很好,但不敢多吃,可是每一口都是美味無比啊!img075.jpg img077.jpg 

       回來後最大的收穫就是整個身體變得輕盈,原來的腰酸背痛都解除了,腸胃感覺很清淨 ,自然的不想吃葷食,喜歡吃蔬食類,食量也少;雖然痰多的問題依然沒解決,但我相信只要腸胃的改善能持續下去,身體的免疫力提升,這個問題也自然會得到紓解。

        非常感謝這趟旅程,蘇媽媽、蘇老師的照顧與扶持,學長同學們給予的關懷與鼓勵,有大家的陪伴與愛心,讓我能走過黑暗,重見光明。希望今後仍能與大家一起加油,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靈,活出健康與活力!

214期 曉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的頭像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蘇老師自然療法之家﹣瑜伽斷食營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