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如雯(專科學校教師) 第44期斷食營學員


【序幕】


  盛夏,某天上午,她與朋友一家人同遊陽明山上的竹子湖。從露天咖啡座,放眼望去,盡是碩大的向日葵及微枯的海芋,老闆娘強力推薦著各式的花草茶,對著一直想點咖啡的她說:「要喝咖啡,山下到處有得喝;來到這裡,該試試我們的花茶。」終究點了一杯養生花草茶,可她全身每個細胞渴望的仍是咖啡。熟識的朋友都知道,這個女孩不可一日無咖啡;此外,含糖的飲料更是終日不離身,「喝水」這件事甚少出現在她的生活中。親切的老闆娘終於端上他們一行人所點的花茶,朋友們告訴她:「你去玉井斷食回來後,就不會想喝咖啡,也不會想喝飲料了。」她,一手托著下巴,眉頭微皺,有點懊惱的說:「可我不想戒咖啡,也不想戒飲料呀。」




 




  她,平日工作壓力頗大,從大學﹑研究所﹑直到回國工作,將近12年的時間,都在外地生活。雖說獨立,但對自己的身體卻乏於關心愛護。頭痛,吃藥;生理痛,吃藥;感冒,吃藥;鼻子過敏,仍然是吃藥。




 




  每個月定期的感冒、便秘、早晨的水腫﹑上下顎因壓力引起的咬合不正等問題,伴隨著她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




 




  2003719日下午,她與家人及同事,提起簡單的行囊,前往玉井生態村。坐在父親車裡,眼見車子緩緩駛入樹林中,一棟長型大屋橫在眼前,內心忐忑,有點懷疑這個地方真是未來七天要生活的地方嗎?她下車想找個人確定,上了2層台階,朝大屋的長廊望去,看到一雙深而穩定、卻又有些不可測的眼睛。




 




  當下,她竟十分篤定那棟長型大屋即是目的地,也肯定擁有那雙眼睛且蓄著鬍子的人,便是電話中話語輕緩的──蘇老師。




 




  七天的生活與生命之旅,就此展開!




 




【心靈之舞】




  第一天的黃昏,陌生的空氣,陌生的氛圍,不熟悉的人群樣貌,不熟悉的生活環境與步伐。沐浴後,簡單的穿著,不安的心。屋內,木頭地板,大家席地而坐;屋外,蟲鳴鳥叫,綠蔭交錯。抬頭仰望,儘管已近傍晚,天空卻出奇的澄明。




 




  前方,那個說話輕緩的人,彈著吉他,唱起歌來:「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頓時,所有的陌生、不熟悉、懷疑與不安,竟慢慢的融化在那動人的歌聲中。




 




  閉起眼,那歌聲彷彿來自塵封已久的心靈深處,又好像一股春風,從遠遠的天上吹來,柔情悲憫,輕輕卻又深刻的撫慰著疲憊的靈魂。不經意間,淚水浸濕了臉頰,心卻空出了位置來,那個位置足以讓疲倦的心得到抒展。




 




  往後的六天,每回靜坐時聽見蘇老師的歌聲或是跳KIIRTAN,她總是流淚的。活動結束後回歸如常的生活,她,仍每天唱著:「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Ba ba Nam Kevalam....」




 




  在蔥蔥樹林中尋找咫尺喘息的空間,而那咫尺喘息的空間或將成為灌溉樹林的力量。







【粗鹽與檸檬水】




  自第二天直到第七天的早晨,喝著加了粗鹽的檸檬水是大家在屋外共同的動作,一杯再一杯。從蘇老師口中得知,加了粗鹽的檸檬水可以洗滌身體的腸胃,能將那些堆積已久的穢物自身體排出。果然,喝完檸檬水後,眾人便不斷進出廁所,「便便」的排出速度、多寡、顏色、樣貌,竟成為大家共通的語言,更是蘇老師關切的焦點。




 




  對她而言,因長期受便秘之苦,自然無法如他人一樣輕鬆快速的如廁。再者,因長時間且高頻率的服用各式藥物的結果,讓她飽嚐一天一夜持續嘔吐之苦,身體的苦楚不說,吐出來的汁液顏色可說是精彩絕倫,累積在腹中的檸檬水一次又一次的將吸附在胃壁上的殘留藥物,透過喉間帶出體外,黑的、黃的、紅的、綠的、還有深紫的,對於已進入第二天沒進食的她來說,不得不正視藥物的可怕。




 




  儘管,加了粗鹽的檸檬水幫助她淨化胃中的藥物,卻也成為令她腿軟、噁心、全身颤抖的夢靨。儘管她的心是那麼的信賴蘇老師與蘇媽媽,耳邊傳來蘇老師的聲音:「想像是妳最喜歡的咖啡,大口大口的喝下」蘇媽媽也說:「妳就是太少動了,喝下去後要起來動一動,動一動之後再繼續喝」。她心裡真想俯身膜拜這兩位可愛的夫妻,可是天呀,檸檬水依舊是那麼難以入口。




 




  往後幾天,她總是為了檸檬水向蘇老師討價還價,或者央求蘇老師給她一杯好喝一點的檸檬水。令她自己都意外的是,下了山之後,因為十分懷念斷食的時光,沒有蘇老師的監督,仍每天喝著那令她恐懼不已的檸檬水。




 




  粗鹽與檸檬水成為她心中貼近斷食營的橋樑。




 




【苦戰】




  除了水,完全不進食的當日下午,她躺在自己的床墊上,全身發熱,冒出一身汗,臉部的每一條神經突然牽動了起來,從疼痛慢慢趨於緩解。深夜12點,讓自己快速的心跳給驚醒過來,身體時而冷﹑時而熱,體內的胃漸漸發寒起來。挨到清晨,慢步到屋外的洗手台前,想吐卻又吐不出來的感覺,漸漸侵襲著她的身體。眼見蘇老師緩緩走入屋內用歌聲喚醒沉睡的人兒,她身體所將經歷的苦戰也開始展開了。




 




  一天一夜掏心挖肺的嘔吐,身體的苦楚不斷挑戰著內心的意志,選擇了「相信」,卻也將蘇老師與蘇媽媽折騰的精疲力盡,再加上因喝不下檸檬水使得飽受便秘之苦的身體更加無法排泄,肚子硬的如石頭一般,完全無法入睡。蘇媽媽不斷按摩著她的身體,說著:「我們真的被妳打敗了」,眼神盡是不捨;淑美老師在她的身體上用檸檬精油柔捏著,不斷地說:「妳要好好的向妳的身體說對不起,以前沒有照顧好它,以後會好好愛它。」她虛弱的點點頭,痛苦依舊,卻完全甘心的接受著身體所發出最嚴厲的抗議。凌晨一點,媽媽因擔憂無法入睡,蘇老師也因不放心守候在旁,而她,只能期待天亮。




 




  隔天早上,嘔吐的症狀緩解,勉強喝下檸檬水,終於,她的身體順利的排泄了。精神稍稍恢復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右臉的上下顎,多年來因壓力導致咬合不正的問題竟奇蹟似的好了。




 




  可,她的問題仍然沒完,兩隻手臂與雙腿開始出現一塊又一塊的瘀青;接踵而來的是,身體的紅腫與發癢,再度令她無法入眠。因著她,讓蘇老師麻煩至極,舉凡臀浴﹑熱足浴﹑裹濕布﹑敷泥土再裹濕布入睡等等,全讓她用上了。她曾問蘇老師: 「為什麼我的身體這麼的毒」,老師卻平靜的回她:「兩天不吃東西能反應出這麼多的症狀,你應該覺得慶幸」,她心裏的確也這麼想的。




 




  面對這場苦戰,她並未哭泣,只是心卻冰火衝擊,感觸萬千如同「窗.道雄」的詩:






不管是誰

都有哭泣的時候

而且 只有在哭泣的時候

任何人都能成為一座泉

請身旁

親愛的人們

至少

成為妳溫柔的森林

是不是因為

在天之上的

那位偉大的神

口渴了呢



會變成泉

是為了提醒說

妳還沒注意到

自己的生命幾乎要乾枯了嗎




 


【欲望與飢餓】


  【多多】

  【固體液體液體固體】

  斷食期間,飲食的哲學便是以這樣的循環為準則。這樣的方式,不傷身,反而提神靜心。即便是吃,也應先靜坐,幫助你節制。吃飯或喝水都應以坐姿來進行,飯後宜走動走動。





  這些細節看似無趣繁瑣,庸碌繁忙的世俗生活更讓人忽視這些飲食的點滴,從前的她亦是如此。斷食之後,反倒改觀,注意這些細節讓她的生活步調和緩了起來,咀嚼出食物的味道,也覺察出生活的節奏。


 




  完全不進食的兩天,她深刻的體悟到,真正餓的不是肚子,而是「慾望」,飢餓與否,全在心念之間。淨空的腸胃,反而換來思想與心靈一片的澄明。


 


  下山後已過數日,不喝水的她,清晨起來便先喝下2大杯淡淡的檸檬水。咖啡,並不渴望,面對飲料,竟無動於衷。不知她是否還記得在陽明山上,曾懊惱的說過:「可我不想戒咖啡,也不想戒飲料呀。」




【走火入魔(?!)



  蘇老師問:「等一下要不要學靜坐?」她當下搖頭表示不肯。老師仍用輕緩的口吻鼓勵她說:「好不容易請人來教,妳應該去學,對你有好處,可以幫助你專注,提升做事的效率。」





  對她而言,蘇老師的話總是深具力量的,心中已決定要去學了,仍輕聲的問:「靜坐會不會『走火入魔』?」老師問道:「魔在哪裡?妳見過魔嗎?還是妳見過鬼?」接著說:「有的話,也是妳心裡的魔。」她聽完都覺得自己可笑,也感佩老師處事的科學態度與智慧。





  上完靜坐的課,當然沒有走火入魔,心情反而十分喜悅。下山後,她也嘗試自己靜坐,專注在重複的梵咒與鼻息的呼吸之間,心也隨之沉澱下來。








【夜不閉戶 星月指路】



  若是有人問起:「你住在哪裡?」、「家是何種樣貌?」、「家的氛圍如何?」,你會如何回答呢?





  她猶然記得,斷食的最後一天,靜坐後,蘇老師說:「希望你們把這裡當作是第二個娘家,我和蘇媽媽這兩位神仙的僕人,會打開這個家的門,歡迎你們回來。」對家,對居所,她突然有不同的領略。





  若是有人向她問起:「玉井自然療法之家是什麼樣子?」或「斷食期間,你住在什麼樣的地方?」她會毫不猶豫的說:「夜不閉戶,星月指路,林蔭幽悠,蝶舞蟲鳴,滿室馨香。」





  在這個紛亂的年代,身處於緊張﹑擾攘的生活環境,有哪個地方是令人真正「放心」的居所?又有哪個地方,是天天星月為伴且夜不閉戶的呢?蘇媽媽曾提起:「有回我們全家去印度一個多月,這裡的門也不曾鎖上,還有學員回來找不到我們,自己留宿後,隔日才留下紙條離開。」





  這不也映射出這對神仙的僕人,有著如此敦厚寬大的胸襟與氣度,以及他們對人的善美與真誠。








【神仙的僕人】




  七天的生命之旅,她應是該期所有學員中受益最豐厚的。豐厚的不只是身體的脫胎換骨,更是心靈與思想上的衝擊與體悟。蘇老師與蘇媽媽的作為,讓她經由身教,上了深切的一課。





   蘇媽媽,總是笑容滿面,嬌小的個兒,卻聲音洪亮,且動作敏捷。二、三十人的飲食,幾乎一手包辦,不曾流露出一絲的不悅,儘管廚房酷熱難耐,總是開心且溫暖的為大家張羅飲食。尤其,當她飽受嘔吐與脹氣之苦時,蘇媽媽又是按摩、又是拍打、煮薑湯、關切、詢問,一樣都不少。





   蘇老師,謙稱自己是神仙的僕人,不卑不亢,沉著自在,極具深度。眼神含著敦厚﹑藏著悲憫﹑透著堅毅,散發著一絲不可測的氣息,談吐輕緩卻深具力量。每天清晨用歌聲喚醒大家、帶著大家唱歌、跳KIIRTAN、關切眾人喝檸檬水的狀況、詢問每個人如廁的點滴、上課、排各式的活動轉移大家的注意力,面對出現狀況的學員,真誠的運用自然療法幫學員克服身體或心裡的不適。





   當身體紅腫發癢時,蘇老師在黑夜張羅泥土與裹布;泡熱足浴時,蘇老師蹲在身邊,細心專注的調整水溫,深怕太燙傷了皮膚,又怕不燙缺乏療效。





   即使是親人,也不見得能展現這樣深刻無私且溫柔敦厚的作為,更何況只是相識數日的陌生人!





   她的心沉甸甸的,被這對神仙的僕人無所求的善美與真誠所感動,重新看待人與人間的關係,如同赤子,探索人性本來的面貌──誠摯與悲憫,溫柔且敦厚。





   這對神仙的僕人便如同沙漠裡的甘泉,洗滌且溫潤每個有緣與他們相遇的生命。





【尾聲】




  下山後,隔日上午,便接到蘇老師的電話,關心的問候,細心的提醒。這樣的電話,不只是她,而是每個學員都親自領受的。陪伴她長久的頭痛、生理痛、便秘、咬合不正,竟不藥而癒,身體的瘀青﹑紅腫與發癢,也消退了。





  藉由斷食,感受身體的苦楚,也因著這些苦楚,反而為她的身體帶來無限生機,真切體認「愛自己」的意義。她用盡心思,想表達心中的感謝,蘇老師謙卑的說:「該認識與感謝的是偉大的自然力量。」





  斷食之前,她不曾嚮往山林間樸實的生活,斷食之後,她竟難以適應山下快速多變的日子,星月依舊,心情卻是兩個樣了。







【另一個家】




長型大屋啊

我 來到你面前時

原是個陌生人

住在你房子裡時

只是個暫居的旅客





一天 二天 三天

我在你的懷抱裡

感受 身體的苦痛

領略 生命的各種樣貌

接收 溫厚柔情的關切





四天 五天 六天

我仍然在你的懷抱裡

清晨 歌聲輕喚

日間 蟲鳴鳥叫

夜裡 星月指路





七天 已是最後一天

我即將離開你的懷抱

離開你時

夢裡 卻已將你當成另一個家





 (本文完)




如雯後來參加活動又分享了兩篇心得:在生活中靜坐,於靜坐中生活

                 永恆的生命之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的頭像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蘇老師自然療法之家﹣瑜伽斷食營

蘇老師瑜珈斷食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